Jeg elsker deg
Beklager Takk Kjærlighet
每月進度



非常重要

言若

Author:言若
言若,言,若,隨意呼喚。
傲嬌,嚴重彆扭和兄控。
對北歐有莫名的執著。
北毆排列組合不介意。
每人都有自己的故事。
總歸一句是一個正太(?



狂放不羈



向前邁進



談天說地



不憫吐槽



至親摯友(整修中)



推薦♪♫



搜尋欄



RSS連結



用力擊點

和此人成爲好友



千萬不砍

&freearea



【短劇】……意味非常不明(內標:諾董♥
…可能會非常驚悚,所以請慎入,這段劇情半真半假的。(正色
非常惡搞,看了可能會吐血,要非常小心小心食用。
CP相當的混亂,我也不知道裡面有什麼了…(喂





*人名使用,與國家無關。
*人物崩壞很嚴重
*裡面非常的獵奇(應該
*看完絕對不可以打作者
*女裝…阿丹(你想說什麼
*諾董,里就固謀來啊啦♥(台語)(?!)



 




你敢點開嗎?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

  一踏進酒店,那種清爽的味道竄進肺部,穿著西裝筆挺的諾威抿起淺笑,他很喜歡這裡的味道,不會像外面酒店那般惹人反胃。
  「歡迎光臨,我來替您帶路。」穿著侍者服的提諾迎了上來,朝諾威行個禮,擺了請的手勢,請對方進去,「感覺您很久沒有來了,最近還好嗎?」
  「嗯,很好。」經過一間間的房間,來到平常使用的房間,提諾推開門,諾威走進去坐在平常習慣的位置上。
  「BOSS在另一邊招呼客人,我立刻替你找BOSS來。」提諾帶著微笑替諾威倒了杯香檳,諾威塞了兩張小鈔給提諾。
  「那麻煩你了。」
  「是。」提諾的笑容更深,輕輕的帶上門。
  不一會,一個高大的男子推開門,不苟笑容的走到諾威身旁,「最近伊莉小姐請了長假,請我當領班。」
  抬頭看了一下,對方帶著黑框,筆挺的白西裝配著藍底黃邊的領帶,不苟言笑的看著諾威,「貝瓦爾德,貝瓦。」
  「諾威,諾。那麼你知道我所喜歡的嗎?」諾威覺得很有趣,伊莉莎白找了這種不苟言笑的人來當領班,不怕其他人被嚇跑嗎?
  「那麼你來替我安排吧。」
  「好的。」
  響指一敲,門外一個穿著小洋裝胸部豐滿的刺蝟頭,踩著20公分的高跟鞋的女生走了進來。
  「諾董,里就固謀來啊啦♥」帶著嗲聲的台語腔,臉上堆滿可愛的笑容,在一瞬間就湊到諾威身上。
  「……」諾威瞬間石化,一旁的貝瓦爾德臉出現微妙的變化。
  「人家是丹孃呦,諾董我最喜歡你了♥」丹孃偎著諾威,伸出食指在諾威的胸口畫小愛心。
  「貝瓦……」諾威臉色非常綠的抬頭看著也僵住的貝瓦爾德。
  「…非常抱歉。」聽到呼喚貝瓦爾德立刻回神推了推眼鏡,伸手就想把丹孃拉起。
  「人家才不要離開諾董!」丹孃死命抱住諾威,露出尖銳的犬牙,「人家的人和心都是諾董的!」
  「……你給我起來。」很明顯的看見貝瓦爾德頭上浮起青筋,「不要來亂!」
  「我才沒有亂!」
  「夠了。」諾威一吼,兩個人安靜下來,「…算了,就這個好了,黏的像麥芽糖,也推不開。」
  「非常抱歉,今天的都算我的。」貝瓦爾德行了九十度禮,「小冰可能有事耽擱,我等等在替您找來。」
  「嗯。」無奈的擺手,讓貝瓦爾德出去。
  「諾董最好了♥」丹孃湊上去親諾威的臉頰
  「…不要摟著我。」諾威發出警告,丹孃放手,乖巧的坐在諾威旁邊。
  「吶,諾董最近在忙什麼~?」
  「忙著處理公司的事情。」
  「很忙吧?」丹孃湊近了幾分,眼神中帶著閃亮。
  「有點。」諾威扯了扯領帶,有些不耐煩的目光飄到旁邊。
  「…諾董好疏離喔…」丹孃癟著嘴,委屈的看著。
  諾威沉默的看著丹孃幾秒,不知道該不該揮拳過去。「…因為我覺得肩膀痛。」
  「那我幫諾董捏捏~?」丹孃伸手替諾威按摩肩膀,讓諾威躺在自己腿上「按完會很舒服喔♥」
  本來想阻止對方替自己按摩,結果意外的舒服所以放棄這個念頭。
  「…你原本是這家的小姐嗎?」諾威放鬆肩膀,閉著眼詢問著
  「因為家裡欠很多錢,妹妹還小還要讀書,所以最近被賣進來。」
  「……」沒想到這個人身世挺可憐的…
  微微睜開眼,看到丹孃的臉朝自己的臉湊近…越湊越近…?
  「你在期待什麼!」碰,門大力的被打開,穿著澎澎裙的小冰站在門口。
  「小冰?」諾威坐了起來,丹孃嘖了一聲。
  「可惡,差點就親到了…」
  「喂,你幹嘛假扮成女生跑進來啊!」小冰走進來抓著丹孃的領子狂搖。
  「因為我喜歡諾董啊♥」丹孃雖然被搖著,但是仍帶著冒著小花的笑容回答著。
  「……這是怎麼回事。」
  「他是我哥哥!」
  「唉呀,小冰怎麼說出來了♥」
  「你哥哥怎麼長成這樣。」諾威覺得自己的腦袋瞬間空白了,「而且還有巨乳?」
  「那是裝的,老哥你給我回家去!」
  「可是我超級不想離開諾威啊…」
  「我才不管!」小冰一把把丹孃拉起來,推出門外,用力關上門。
  室內瞬間恢復安靜。
  「對不起,剛剛一不注意就被關在廁所裡面…所以才來晚了。」小冰紅著臉小聲解釋。
  「…那麼,為了對不起,你要不要喊聲歐尼將給我聽?」諾威抬頭看著小冰,伸手牽著小冰。
  「你在期待什麼……」小冰回了這句,撇開頭非常小聲喊了,「歐尼將…」

  BiBiBi,BiBi
  床頭的鬧鐘BiBi的叫著,諾威揉了揉腦袋,按掉鬧鐘。
  原來是夢…幸好這麼奇怪。
  諾威一轉頭,就看著提諾和小冰各穿著小可愛還有澎澎裙抱在一起,躺在床上睡得很沉。再轉頭往床下看,看見穿著小禮服的丁馬克枕在貝瓦爾德肚子上,另外一邊還有只穿著圍裙的亞瑟。
  「你醒了?」貝瓦爾德睜開眼,拿了身旁的眼鏡戴上。
  「…昨晚這裡發生什麼事情?」諾威覺得自己頭很痛,完全記不起來昨晚發生什麼事情。
  「昨晚丁馬克這傢伙拿了一堆酒還拉著亞瑟回來,說是上司給的果汁。」貝瓦爾德冷靜的把丁馬頭的頭推開,「結果喝到一半才發現這是酒。於是大家都醉了,開始玩起國王遊戲。」
  「你是國王?」
  「嗯。」
  所以這裡都是他的傑作…我想起來了…我比較晚回來,所以沒被換成這種裝扮。但是一樣喝酒喝到天亮…
  諾威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,覺得頭很痛。
  「我來去弄早餐,晚點他們應該也會餓了。」
  「我來幫忙。」諾威走在貝瓦爾德身旁,「應該順便要泡些茶…」
  「嗯。」
  廚房開始有了動作,煎蛋、煮水的聲音,晚點大家也起床了。
  又開始踏入新的一天。




  
  
  The End.

P.S
我覺得頭跟尾突然變得很正常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(爆
所以不要拿雞蛋砸我!!!(跑  
改天再修一次OTZ(發現稿子有些地方不太對



  
  

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
引用
引用此文章(FC2部落格用戶)
引用 URL
http://yanruo1019.blog125.fc2.com/tb.php/13-b4f48632